嗷呜汪

【欧相】 心

感觉对人理解的不够,但还是厚着脸皮写了。万圣节谷子的一点脑洞。

望海涵。


一、

  八木是一具骷髅。

  骨架撑着金色头发的脑袋和松松垮垮西装。

  所以,他没有心脏,尽管他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。

  后来,八木喜欢上一位木乃伊先生。他是那么的可爱——八木这样想着。住在木乃伊隔壁的蝙蝠先生麦克嘲笑他:你连心都没有,知道什么叫做喜欢吗?

 八木想了一下,有点沮丧。木乃伊先生是这附近的人气王,连有心脏的小恶魔向他求爱都被拒绝,自己这个没有心脏的骷髅,真的能博得他的青睐吗?

  可是八木不想放弃,他决定去寻找一颗心脏。

  黑市上最容易弄到的是衰老的心脏,可是这个也太老了。八木看着颤颤巍巍的心脏,仿佛看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,眷恋着世上最后一丝夕阳。我想这颗心脏应该支撑不了多久吧……八木叹了口气,准备把这颗心脏送给昨天在自己家门口跟朋友吵架的小狼人,他可得多吃点心脏,长长心眼才好。

  回家的路上,八木路过一间小屋子。小女孩跪在门口,乞求着上帝让自己的爷爷再多留一会儿,别那么快把他带走。

 上帝可没你想的那么闲,八木摇摇头,他能听进去米迦勒说的话就已经不错了。他走到小女孩面前,随手扯了一朵野花送给她。

 “金头发的先生……您……是上帝吗?”小女孩接过那朵花,声音有点颤抖。

   多讽刺,一具骷髅被认成了上帝。

 “你觉得是,那就是吧,别害怕,我来了。”八木走进房里,把那颗衰老的心脏埋入躺在床上的老人身体中。

 得益于这颗心脏,老人告诉了他的孙女,她永远是他的小天鹅,是他一生的骄傲。

 

二、

   八木拜托麦克帮他找找心脏,彼时这只蝙蝠刚好被木乃伊赶出门,理由是我又不是吸血鬼,你老跟着我干什么。麦克嚷着那个吸血鬼小鬼并不好相处,还是相泽更有意思一点,被木乃伊缠着绷带挂去了树上。八木看着木乃伊回到自己的棺材里,盖上盖子的瞬间,打量了一下骷髅。

“麦克,他刚才看我了!”骷髅有点小激动。

“哇啊哇啊,这可真是太好了——”蝙蝠变成人形坐在树干上,满不在乎地扯着身上的绷带。

“我得快点找到心脏!”八木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木乃伊的棺材:“你看他多孤单啊,我得陪着他才行。”

  麦克搓搓起满鸡皮疙瘩的手,告诉他最近商人那儿进了一批鲜活的心脏,说不定能弄到一个。

  八木谢过麦克,去找商人换了一颗心脏。

  代价是地狱九头犬尾巴上一根带着火焰的毛发。

  九头犬看着自己的眼神太可怕,仿佛它已经八辈子没吃饱饭似的。八木的裤脚被九头犬咬去一节,露出一节惨白的腿骨。

  这是一颗稚嫩的心脏,鲜活的颜色透着生命的律动。让他来支撑我这么大一副的骨架,是不是太强人所难……?八木再次犹豫了,捧着这颗心脏不知所措。

   不如把它送给山头的小魔女,她召唤使魔的时候,说不定能用上呢?

   八木敲开了小魔女的家门,发现小魔女一脸愁容。

“怎么了吗?御茶子?”

“啊~!是八木先生!”小魔女像是看见了救星,把他拉进房里。装饰着骷髅和红月的房间里,有一个粉红色的篮子,纯净得和这儿格格不入。

 “我刚准备出门采集蜥蜴的唾液,就发现她被放在我的门口……”

 “她?”八木轻轻揭开白色的布,发现里面躺着一个小小的婴儿,长长的睫毛和白皙的肌肤,就像人类童话里的白雪公主。

 “很漂亮的孩子吧~”御茶子点了点她的鼻头。

 “不过很可惜,这孩子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了……想来应该是走投无路的母亲,不忍心看她 的尸体被恶狼撕碎,才送来我这里的吧。”

  确实,如果成为魔女的标本,比消化在狼的胃液里,要好得多。

  可是就这么做成标本也太不忍心了——御茶子鼓起脸蛋漂浮在半空中,那是她的拿手好戏。

“那个……我这里有一颗心脏……”

“心脏?八木先生,那个是你重要的东西吧?”

  八木把心脏放在桌上,看着它一下一下跳动。

“我想比起支撑我这么一副身躯,还是这样的小孩子,更适合它。”八木低头亲吻一下孩子的额头,就像给她洗礼的神父那样。

  后来,这片奇幻的森林里,山顶的魔女身后,多了一位可爱的见习魔女。

 

三、

这天的雨下的特别大,把八木的头发和衣服淋得湿透,贴在削瘦的脸和身躯上,他敲响了木乃伊相泽消太的门。

“啊,相泽先生!”

“有事说事。”

至少说上话了!八木给自己加油打气,满脸通红……啊,骷髅是不会脸红的,反正就是,心跳加速……咦……不对,骷髅是没有心脏的……

“我……我没有心脏,这几天,也很努力的去寻找适合我的心脏了……可是我还是没能找到。”

大雨哗啦啦的,淋得八木有点站不稳。

“就算是这样……我还是很喜欢你啊!相泽先生!”

“真是……够蠢的……”

“哎?”八木抬头看着相泽,蓝色的眼睛里泛着一点光。

没等他反应过来,木乃伊先生将他拉进棺材里,八木感觉到相泽的手在发抖,却还是紧紧抱住他。

  黑暗中,有个冰凉的物体吻上了他的嘴唇,带着莫名的忧虑。

“没有心也不要紧,我能感受到你是爱我的……就算你什么都没有了……我也会爱着你。”

所以求求你,快点醒过来……俊典……

 

四、

  欧鲁迈特清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躺在医院。周围白茫茫的,只能听见仪器的滴答声。

  啊啊……想起来了,之前和消太一起带着A班的同学去了市中心的万圣节游园会,本来是想让同学们放松之余,当个替补英雄,多学习一下在人多的情况下怎么样处理应急事件……

  结果好像真的遇上了难缠的对手啊……自己又在身体快要到极限的时候乱来了……

  啊,消太呢……?

“你醒了……?”

  相泽消太的眼睛一向是带着红红的血丝,只是这个时候……

“你哭了?”

“闭嘴,才没有。”相泽消太一把掐住病床上的人的下巴,吻了好一阵。

  欧鲁迈特舔了舔嘴唇,想起了那个莫名其妙的梦。

“如果我的心脏停止跳动了……”

“不会的。”

“好吧,我是想说,就算是这样,我还是会爱着你的。”